今天是:2017-9-22 星期五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 >> 主页  >> 风采园地 >> 民校介绍 >> 正文
乐清育英学校:为孩子可能的发展助力
时间:2014-03-24    点击率:68    
字号选择〖    〗  

《浙江教育报》记者  胡梦甜

“老师,今天是您的生日,您给妈妈打电话了吗?”乐清育英学校二(2)班班主任林丽群生日当天,除了收获满满的祝福外,还收到不少孩子这样一句善意的提醒。“孩子的懂事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自己开发的班本课程——生日课程。”林丽群欣慰地告诉记者,为了让孩子从小学会感恩,每个月末班级都会组织一次主题为“我的生日给妈妈过”的集体生日。

班本课程是乐清育英学校基于儿童立场、以班级为单位开设的个性化课程。“班本课程是课程多元化的必然要求,也是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。”在乐清育英学校副校长俞国平看来,班本课程的开发在课程建设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。

我们能为学生的发展提供怎样的课程?我们的课程是否基于学生的需要?多年来,乐清育英学校在发展过程中十分关注这“两问”。“当我们站在儿童的立场上审视教育,我们发现教育的使命应该回归人性的健康成长和适性发展。”俞国平说。正是抱着这样的初衷,学校在课程建设中始终坚持一个原则:为孩子可能的发展提供适性助力。

从校本走向班本的华丽“蜕变”

作为一所寄宿制民办学校,乐清育英学校一直致力于以教师为课程开发主体,满足学生独特性和差异性的课程开发模式。为了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的生活能力,学校围绕“自我服务、家务劳动、家庭理财、生活习惯、交际礼仪、美化生活”6大内容开发了一系列针对不同年级学生身心特点的家政校本课程;为了加强学生的体育锻炼,结合雁荡山独特的地理优势,学校开发了校本课程《雁荡山竹系列体育活动》,以此丰富学生的业余生活;为了让学生更多地接触经典文化,学校开发了《育英学校小学部学生经典诵读读本》。此外,学校还开设了4大类30余门选修课程以及丰富的活动课程。

在力求做到国家课程校本化、校本课程特色化的过程中,学校发现了这样一块空白地带:在寄宿制学校,有相当一部分零散的时间学生处于“放羊”状态。早晨的诵读时间、中午的休息时间、晚上的暮省时间……如何将这些边角时间用好?学校由此想到:由教师针对学生的兴趣和需要,结合学校的传统和优势,根据班级特点,以班级为基地,充分利用各种课程资源,自主开发和实施班本课程。

于是,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在教室展开。一门门充满生命气息的班本课程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。一(1)班的孩子表现欲强,由此出现了表演课程;三(5)班的孩子热衷美食,于是推出了美食课程;四(2)班中不少孩子对下棋感兴趣,棋类课程应运而生……经过一年多实践,学校初步构建了不同层次、内容丰富的班本课程,内容涉及阅读类、影视类、体艺类、学科类、游学类、庆典类、公益类和科技创新类等。“班本课程着眼于学生的兴趣、需求和特长,关注学生的个性发展,很受孩子欢迎。”该校副校长牟英海说。

班本课程激发孩子的无限可能

俞国平曾经给六(3)班的学生上了一堂语文示范课,其中有一个环节是让学生比较所学课文和另一篇文章的优劣。课堂上,学生各抒己见、滔滔不绝。他当时惊呆了:上过多次示范课,学生在这一问题上均呈一边倒的态势,只有这个班的学生呈现了不同观点。“六(3)班的学生思辨能力特别强。”俞国平课后评价说。在六(3)班,有一门班本课程叫《童眼看世界》。每天中午12:00~12:10,学生模拟新闻主播播报当日最新资讯;每周五中午,教师佟祥和引领学生直击各种道德事件,在道德观察中感受世间百态、人情冷暖;每周日中午,佟祥和会选取一则备受争议的热点新闻,让学生展开辩论。“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,学生对社会有了一定的洞察力和明辨是非的能力。”在佟祥和看来,这或许是六(3)班的学生有着较强思辨能力的奥秘所在。

事实上,许多教师都在实施班本课程的过程中发现了学生可喜的变化。在游学课程中,学生的视野拓宽了;在阅读课程中,学生的文学素养提高了;在表演课程中,学生变得自信了。五(1)班开发了科学探究课程后,大大激发了学生的创新意识,去年两名学生获得了温州市小学科学提名奖。“班本课程的研发不仅在于丰富学校课程,更重要的意义是唤醒孩子的无限可能。”俞国平如是说。

牟英海同时说道:“班本课程缩小了课程开发者和实施者之间的距离,教师能轻易捕捉到学生的现实需求,在实施过程中必然要根据生成情况进行调整。”如,一年级新生刚入学,为了营造新生在校的“安全感”,当务之急是进行积极的情绪管理。于是,有教师就安排了一门短期的入学“桥梁书”班本课程,让孩子在《小阿力的大学校》、《我有友情要出租》、《我绝对绝对不吃番茄》等“桥梁书”的阅读中,克服情绪问题,主动融入校园。

每个教师都是缔造“完美教室”的“雷夫”

长期以来,教师的教学过程就是忠实而有效地传递课程的过程。课程开发被认为是专家的“专利”,教师习惯于被动的接受,对课程研发有着本能的畏惧。“如果你只是教学校要你教的那些东西,你很快就会疲惫。”全美最佳教师雷夫的话道出了许多教师的心声。作为寄宿制学校的教师,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一般学校。教师是离孩子最近,也是最了解孩子的人。俞国平认为:“一个有责任的教师必将想方设法让孩子喜欢自己的课堂,喜欢自己的班级,而班本课程的研发恰恰为教师提供了一个契机。”

仔细了解每一门班本课程,不难发现这些满足学生多样需求、具有鲜明班级特色的班本课程无不蕴含着教师的创造力。教师杜鹃的感恩课程,内容涉及有关生命的绘本阅读、观看视频《生命的起源》、收集成长照片等7项内容;林丽群的节日庆典课程,借助节日契机,将爱心、孝心、责任、传统文化等整合在一起形成一门综合性的活动课程。

当记者走进一(1)班的时候,杜鹃正带着孩子朗读希尔的童谣《北极熊在里面》。课堂上,杜鹃不断融入竞赛、表演、想象、绘画等新的元素来增加阅读的乐趣。孩子们越读越带劲,完全沉浸在童谣所描绘的场景之中……“3月底我会开展一次希尔的诗歌朗诵会,4月份则会策划一场童话剧表演。”身为班本课程的积极实践者,从教仅两年的杜鹃已在课程的建构上初具能力。

在乐清育英学校,像杜鹃这样在班本课程的研制中成长起来的教师数不胜数。“虽然班本课程具有一定的‘草根性’,但一旦进入课程建设范畴就有了规定性的要求。课程主题、起源、目标、内容、安排、实施、展示、评价、反思、延伸等课程要素缺一不可,使得教师的课程意识、课程能力的提升成为可能。”牟英海说。